搜索

一失足成千古恨!发明这句话的人该不会与我有类似的经历吧? 古恨发明这眉清目秀

发表于 2019-10-06 04:03 来源:蒸江团网

一失足成千  晴雯被逐而亡的疑案

(秦钟)较宝玉略瘦些,古恨发明这眉清目秀,古恨发明这粉面朱唇,身材俊俏,举止风流,似在宝玉之上,只是怯怯羞羞,有女儿之态,腼腆含糊,慢向凤姐作揖问好。凤姐喜的先推宝玉,笑道:“比下去了!”便探身一把携了这孩子的手,就命他身傍坐了,慢慢的问他:几岁了,读什么书,弟兄几个,学名唤什么。秦钟一一答应了。……“绝世情痴”四个字说透宝玉心性。清代“读花人”涂灜曾经在《 红楼梦赞 》中对贾宝玉有这样的评价:句话的人该“宝玉圣之情也。”是个世间难得的多情种子,句话的人该甚至算得上“情圣”,但这个“情圣”显然是个多情情圣,而非专情情圣,贾宝玉对于女孩子的爱是一种大爱、博爱,他愿意把自己的爱给予全天下所有可爱的女孩子,为她们的快乐而服务。当然,在这个给予的过程中,他可能会有所偏倚,给哪个人多一点,给哪个人少一点,但总体上来说,《 红楼梦 》里的薄命女子都是他的“爱人”。同时,提到贾宝玉就不能不说林黛玉,贾宝玉固然多情,但对于林黛玉的爱却是独一无二的,林黛玉是贾宝玉心中的头号爱人。书中开篇便写到,林黛玉和贾宝玉是前世的缘分,林黛玉前世受了贾宝玉的灌溉之恩,特地下凡来报恩。但这个报恩的方法十分特别:还泪。前世欠你雨露,今生还你清泪。泪水既是伤感之时的自然流露,那就注定了林黛玉一生的眼泪都为贾宝玉而流。贾宝玉作为这样一个多情的情圣,让林黛玉时时处处放心不下那是肯定的,林黛玉的眼泪为了贾宝玉流,更是为了他的多情而自伤自感。

  一失足成千古恨!发明这句话的人该不会与我有类似的经历吧?

不会与我“三无”妙玉:无名无姓无佛心《 红楼梦 》开篇,类似的经历便写一僧一道要携女娲补天所剩的那块顽石下凡,类似的经历到“那昌明隆盛之邦,诗礼簪缨之族,花柳繁华地,温柔富贵乡去安身乐业”,脂砚斋于此有批语:“何不再添一句云:择个绝世情痴作主人!”《 红楼梦 》里的晴雯是整部书中身份特质最奇怪的一个。许多人喜欢她是觉得她没有奴性,一失足成千具有反抗压迫的精神。可笔者要问:一失足成千晴雯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?怎么偏偏她的腰杆儿那么硬?晴雯第一次正面出场是在第八回,宝玉从梨香院饮酒归来:

  一失足成千古恨!发明这句话的人该不会与我有类似的经历吧?

《 红楼梦 》中的姐妹二尤历来颇受读者关注。这姐妹二人出场短暂却极为亮眼,古恨发明这如同暗夜空中的一朵烟花,古恨发明这绮丽而易逝。这两个女孩儿的出场就是为了刻画两场悲剧的婚姻恋爱故事,别的人可以为爱而生,她们却只能为爱而死。这两姐妹在婚恋对象的选择上面,能够引发后人更多的反思。《 红楼梦 》中的林黛玉是曹雪芹笔下寓意极深的一个女子,句话的人该生于盛时,句话的人该死于华年,是诗的精髓,是花的魂魄,符合花的秉性气质。在作者原书构思中,以故事的时间进度推移下去,林黛玉死亡的年龄是虚岁十七岁。当然,在古代,女孩子十五岁及笄,便是成年人了,可以嫁为人妇生育子女。但以现代人的年龄计算方法来看,还属于未成年。一个少女用她整个的青春期演绎了一段传世的绝恋。干净,纯真,绝望,黛玉的吸引力正在于此。她是花的精髓,是童贞的化身。好比西方人迷恋的爱情故事《 罗密欧与茱丽叶 》中的茱丽叶,从爱到死,也只是个十四岁的半大孩子。林黛玉也好,茱丽叶也好,我们给予一切美好的崇拜,但对于爱情本身,还是应该再作考量。年轻,所以会失败。这样的例子,不只林黛玉。

  一失足成千古恨!发明这句话的人该不会与我有类似的经历吧?

……袭人穿戴来了,不会与我两个丫头与周瑞家的拿着手炉、不会与我衣包。凤姐看袭人头上戴着几枝金钗珠钏,倒华丽;又看身上穿着桃红刻丝银鼠袄子,葱绿盘金彩绣绵裙,外面穿着青缎灰鼠褂。凤姐笑道:“这三件衣裳都是太太赏你的,倒是好的。但只这褂子太素了些,如今穿着也冷,你该穿一件大毛的。”袭人笑道:“太太就只给了这灰鼠的,还有一件银鼠的。说赶年下再给大毛的,还没有得呢。”凤姐儿笑道:“我倒有一件大毛的,我嫌风毛出得不好了,正要改去。也罢,先给你罢。等太太年下给你做的时节,我再做罢,只当你还我一样。”众人都笑道:“奶奶惯会说这话。成年家大手大脚的,替太太不知背地里赔垫了多少东西,真真赔得是说不出来的,那里又和太太算去?偏这会(子)又说这小气话。”凤姐笑道:“太太那里想的到这些。究竟这又不是正经事,再不照看,也是大家的体面。说不得我自己吃些亏,把众人打扮体统了,宁可我得个好名也罢了。一个一像‘烧糊了的卷子’似的,人先笑话我,说我当家,倒把人弄成花子了。”众人听了,都叹说:“谁似奶奶这样圣明!在上体贴太太,在下又疼顾下人。”

挨打后的宝玉依旧痴心不改。此时林黛玉的心情可想而知,类似的经历是十分心疼的。但又不只是心疼,类似的经历“心中虽然有万句言语,只是不能说得,半日,方抽抽噎噎的说道:‘你从此可都改了罢!’”这句话十分传神地勾画出了林黛玉的矛盾心理。她既不愿意宝玉挨打受教训,也不愿意逼宝玉放弃自己的生活爱好,同时更不愿意让宝玉跟这些同性恋人继续来往,但作为一个女孩子,这些事情她又不能够大大方方开口说,所以,“半日,方抽抽噎噎的说道:‘你从此可都改了罢!’”这一句,包含了万语千言,百种滋味,可惜,宝玉却毫不为动,“就便为这些人死了,也是情愿的!”这句话,恐怕是句讥语,日后宝玉虽不致死,但却一定生不如死。按理说,一失足成千像薛家这样的富商之家,一失足成千绫罗绸缎是应有尽有的,算不上什么稀罕东西。贾府的绫罗不仅仅用来做衣服,还是拿来糊窗户的,贾母不就曾经说府里的软烟罗年代积压已久,太多了又用不着,要赶快拿出来给丫鬟们做衣裳,怕放久了会霉坏了吗?按理说,衣服穿坏了总比放着发霉好啊!

宝钗听了,古恨发明这愁眉叹道:古恨发明这“偏梅家又合家在任上,后年才进来。若是在这里,琴儿过去了,好再商议你这事。离了这里就完了。如今不先完了他妹妹的事,也断不敢先娶亲的。如今倒是一件难事。再迟两年,我怕(你)熬煎出病来。等我和妈再商议,有人欺负你,你只管耐些烦儿,千万别自己熬煎出病来。不如把那一两银子明儿也越性给了他们,倒都歇心。你以后也不用白给那些人东西吃,他尖刺让他尖刺,很听不过了,各人走开。倘或短了什么,你别存那小家儿女气,只管找我去。并不是作亲后才如此,你一来时咱们就好的。别怕人闲话,你打发小丫头悄悄的合我说去就是了。”岫烟低头答应了。宝钗又指他裙上一个碧玉佩问道:句话的人该“这是谁给你的?”岫烟道:句话的人该“这是三姐姐给我的。”宝钗点头笑道:“他见人人皆有,你一个没有,怕人笑话,故此送你一个。这是他聪明细致之处。但还有一句(话),你也要知道,这些妆饰原出于大官富贵之家的小姐,你看我从头至脚可有这些富丽闲妆?然七八年之先,我也是这样来的,如今一时比不得一时了,所以我都自己该省的就省了。将来你这一到了我们家,这些没用的东西,只怕还有一箱子。咱们如今比不得他们了,总要一色从实守分为主,不比他们才是。”

宝玉方低头一瞧,不会与我便嗳呀了一声,不会与我说:“怎么就拖在泥里了?可惜这石榴红绫最不禁染。”香菱道:“这是前儿琴姑娘带了来的。姑娘做了一条,我做了一条,今儿才上身。”宝玉跌脚叹道:“若你们家,一日遭踏这一条也不值什么。只是头一件既是琴姑娘带来的,你和宝姐姐的是上好的作料,怎么你先倒脏了,岂不辜负他的心。二则姨妈老人家嘴碎,饶这么样,我还听见常说你们不知过日子,只会遭踏东西,不知惜福呢。这叫姨妈看见了,这顿说又不轻。”宝玉是个实在人,类似的经历凡事有一说一,类似的经历在此,他只肯定了尤氏二女的相貌,对她们的品行则多有遮掩,可见他对这二女的真实评价其实并不甚高。毕竟,不论是黛玉还是宝钗,甚至晴雯、鸳鸯,这些在宝玉眼里的美人儿,同时又都是宝玉所敬重的女孩子,在宝玉心目中,她们的品行远比相貌更吸引人。但宝玉看二尤只看到了一张面皮,足见红楼二尤品行之不堪。而宝玉在向柳湘莲介绍时,言语也不免轻薄,“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。我在那里和他们混了一个月,怎么不知?真真一对人[尤]物,他(又)姓尤。”一个“混”字把宝玉对这两个女孩子的评价基调定了性,若是高贵的名门淑女,宝玉哪敢用“混”字调侃?别说钗、黛、湘这样的名门千金,即便邢岫烟这样的贫家女子在宝玉眼里也照样是神圣而且高贵的。宝玉这样的轻薄调侃,也难怪柳湘莲会立刻悔婚,一句“我不做这剩忘八”把宝玉给说红了脸,宝玉这脸红的大有深意,可见宝玉在东府里也不是干干净净的。脂评本于此处曾有批语:互用湘莲提东府之事骂及宝玉,可使人想得到的?所谓“一个人不曾放过”。

随机为您推荐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一失足成千古恨!发明这句话的人该不会与我有类似的经历吧? 古恨发明这眉清目秀,蒸江团网?? sitemap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