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我三岁的时候,爷爷死了。我不喜欢这个爷爷。不愿意到他的灵堂里去。可是父亲偏偏按住我的头叫着:"对爷爷的牌位磕头!磕!再磕!" 我三岁也许他还在作梦

发表于 2019-10-06 02:56 来源:蒸江团网

  半夜过去了,我三岁孟格鲁漫不经心地睡着了,我三岁也许他还在作梦。高拉把自己的头倒在他的双脚上,然后站起来走出了医院。孟格鲁已经抛弃了她,她现在也要抛弃孟格鲁了。在医院东面几百米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河。高拉站到了河岸边。就在不久以前,她还自由自在地住在自己的村子里。那时她哪里知道,经过千辛万苦才得到的东西,却这么轻易地失去了呢!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,想到了自己的家,想起了自己的女伴们,还想到了家里的小羊羔。难道她抛开那一切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结局吗?丈夫说的“老爷的公馆里没有地方住吗?”这句话像一支利箭一样深深地刺中了她的心。这一切都是由我引起的。如果我不在,那他又会舒舒服服地过日子。她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婆罗门妇女,这位不幸的人在这里怎么生活下去啊!还是去给老爷说一声,要么是把她送回家,要么在小学里给她安排一个工作。

拉门德尔说:候,爷爷死“好,这一下考验出来了。如果你同意,我现在就去一个一个地教训他们一顿。”了我不喜欢灵堂里去拉门德尔说:“那你不能强迫我这么作。”

  我三岁的时候,爷爷死了。我不喜欢这个爷爷。不愿意到他的灵堂里去。可是父亲偏偏按住我的头叫着:

拉门德尔说:这个爷爷“你走吧,这个爷爷对你又有什么?这个家你待不下去,就待在别人家里吧!”到眼下为止,本来还剩下最后一条维系的线,可这样一来,连这一条线也断了。本来,苏罗杰娜也许只想到她父亲的寓所去,在那里生上几天气,然后等拉门德尔去说几句好话把她接回来,事情也就完了。但是,这一打击却从根本上破坏了达成协议或妥协的可能性。苏罗杰娜已经走到房门口,登时像木偶般呆然不动,好像有一个修道士用咒语把她的魂给勾走了似的。她就地坐了下来,她既不能说什么,也不能思考什么了。一个像遭到雷击的人,还怎么能思考呢?还怎么能说话呢?还怎么能哭泣呢?何况拉门德尔的话比雷击还致命得多!苏罗杰娜究竟在那儿坐了多久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。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,家里一片沉寂。她抬头望了望挂钟,时间快要到晚上一点了。她的父亲抱着新生婴儿躺在前面的安乐椅上睡着了。苏罗杰娜站起来望了望走廊,只见拉门德尔躺在走廊里的床上。她真想在此时此地用刀扎进自己的胸膛,死在他的面前。她记起了他那致命的话来,他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呢?这样一个聪明、胸怀宽阔而又有头脑的人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呢?她的一颗曾受到传统熏陶的忠贞的心,在这时受到了极大的伤害,悲泣起自己可怜的处境来了。她想:如果我的出身没有这个污点,如果我的母亲是名门闺秀,难道他能说出那样的话来?但是我的名声不好,我是受压迫的,值得遗弃的,说我什么都可以。唉,多狠的心!难道她也能这样无情地打击拉门德尔吗?走廊上的灯还亮着。拉门德尔的脸上丝毫没有悔恨或痛苦的表情,愤怒至今还使他的面孔显得异样。如果苏罗杰娜这时看到他眼中留有泪痕,那她受了伤害的心也许能得到一些安慰。但是他脸上至今还是杀气腾腾。在苏罗杰娜眼里,世界是一片凄凉。苏罗杰娜又走到自己的房间里。父亲的两眼仍然闭着。在这几个小时里,他那生气勃勃的面孔变得毫无光泽了,面颊上还留着泪痕。苏罗杰娜坐在他的脚边流下了真诚的眼泪。唉!为我这个不幸的人,他受尽了苦,受尽了侮辱,他把他的一生都献给我了,然而结局却这样令人心碎!拉门德尔说:愿意到他“散心,散心,去他的吧!里面已经着火了,外表还能平静吗?”是父亲偏偏拉门德尔说:“是一个圣人的陵墓吗?”

  我三岁的时候,爷爷死了。我不喜欢这个爷爷。不愿意到他的灵堂里去。可是父亲偏偏按住我的头叫着:

按住我拉门德尔说:“他们的夫人不会是忌讳你吧?”叫着对爷爷拉门德尔说:“这我不能同意。”

  我三岁的时候,爷爷死了。我不喜欢这个爷爷。不愿意到他的灵堂里去。可是父亲偏偏按住我的头叫着:

牌位磕拉门德尔说:“坐一会儿吧。”

拉门德尔撕碎纸条,磕再磕扔到了一边,粗暴地说:“让她写吧,我谁也不怕,进来吧!”密尔:我三岁“我干嘛放那格子里,我不放。”

密尔:候,爷爷死“我根本就不下了,您听她说什么再来吧。”米尔扎:“嗨,老兄,我得到医生那里去。她根本不头痛,不过是折磨我的借口。”了我不喜欢灵堂里去密尔:“我为什么要放在那格子里?我的手什么时候离开过棋子?”

这个爷爷密尔:“我怎么会输呢?”密尔:愿意到他“先生,您让她罗唆好了,几天过后就正常了,不过,您要注意的是今后要强硬一点。”

随机为您推荐
文章排行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我三岁的时候,爷爷死了。我不喜欢这个爷爷。不愿意到他的灵堂里去。可是父亲偏偏按住我的头叫着:"对爷爷的牌位磕头!磕!再磕!" 我三岁也许他还在作梦,蒸江团网?? sitemap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