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球国称雄

球国称雄

??  我开始给孙悦写信。一天一封。可是全无回音。每次与她碰面,她就狠狠地瞪我一眼。她似乎讨厌我。然而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讨厌我。我决定约会她,问问。我写了一封不署名的信,笔迹也改了。信里只有一句话:"有要事相告,请于周六晚七时往C城公园门口一见。"
时间:2019-10-06 04:51
  整整一个下午,颂莲把自己关在室内,连雁儿端茶时也不给开门。颂莲独坐窗前,看见梳妆台上的那瓶大丽菊已枯萎得发黑,她把那束菊花拿出来想扔掉,但她不知道往哪里扔,窗户紧闭着不再打开。颂莲抱着花在房间里踱..
??  孙悦手里拎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女儿一起出门,我问她到哪里去,得到的是毫不含糊的回答:"给何荆夫送吃的去。"这就是孙悦!本来自己不到医院里去,批评了一下,索性自己去医院了!看她样子多么美丽娴静,实际上浑身是刺,专爱挑战啊!
时间:2019-10-06 04:49
  颂莲彻夜未眠,心如乱麻。她时刻谛听着隔壁的动静,心里想的都是自己的事情。..
??  "还有小环环呢?"她又问。
时间:2019-10-06 04:47
  陈家的少爷小姐都住在中院里。颂莲曾经看见忆容和忆云姐妹俩在泥沟边挖蚯蚓,喜眉喜眼天真烂漫的样子,颂莲一眼就能判断她们是卓云的骨血。她站在一边悄悄地看她们,姐妹俩发觉了颂莲,仍然旁若无人,把蚯蚓灌到..
??  "是真的不知道吗?我爸爸想以C城大学党委的名义阻止《马克思主义与人道主义》一书的出版。他自己什么也不想干,什么也不会干,也不想叫别人干。他成了思想解放的绊脚石,可是他还很得意呢!大概,在他看来,能够绊绊别人的脚也是一技之长吧!"
时间:2019-10-06 04:46
  卓云在房里坐着,等着颂莲。她乍地发觉颂莲的脸色很难看,卓云起来扶着颂莲的腰,你怎么啦?颂莲说,我怎么啦?我上外面走了走。卓云说,你脸色不好,颂莲笑了笑说身上来了。卓云也笑,我说老爷怎么又上我那儿去..
??  我终于没有哭,也没有叫。我猛然站起身,踢开小板凳,用手捶打面前一棵树的树身。她轻声地叫:"荆夫!"我转身面对着她,把手伸给她:"让我抽一袋烟吧!"她默默地起身回屋,拿出了我的旱烟袋,荷包里装满了烟。我没有问她:为什么?又从哪里备好了烟叶?就装上一袋,猛吸起来。
时间:2019-10-06 04:46
  夜里她看见了死者雁儿,死者雁儿是一个秃了头的女人,她看见雁儿在外面站着推她的窗户,一次一次地推。她一点不怕。她等着雁儿残忍的报复。她平静地躺着。她想窗户很炔会被推开的。雁儿无声地走进来了,带着一种..
??  许恒忠吓坏了。等奚流他们一走,他就走到大字报前,寻找自己的签名。他找到了,虽然很不显眼,他还是决定用钢笔把自己的签名戳破,像是无意甩上的一滴墨汁,不留一点痕迹。正当他做完这个,准备离开大字报的时候,一个人走过来了,带着照相机。许恒忠认识他是校刊总编辑。那人问他:"哪个系的?到这里来干什么?"他支支吾吾地回答:"心里闷得睡不着觉。"那人立即很感兴趣:"为了这张大字报?你对它有什么看法?"他还是支支吾吾:"我不了解真实情况。""奚流同志根本没有说过这样的话,什么我们共产党是不讲人情的,我们只讲阶级感情。奚流同志是这样说的:我们承认有人情,但人情是有阶级性的。你看何荆夫是不是造谣污蔑,恶毒攻击党的领导?"
时间:2019-10-06 04:40
  天已寒秋,女人们都纷纷换上了秋衣,树叶也纷纷在清晨和深夜飘落在地,枯黄的一片覆盖了花园、几个女佣蹲在一起烧树叶,一股焦烟味弥漫开来,颂莲的窗口砰地打开,女佣们看见颂莲的脸因憎怒而涨得绯红。她抓着一..
??  写的什么?给你的王胖子鸣不平的告状信!我自己找的差事。要告状,应该告他王胖子一状。
时间:2019-10-06 04:30
7..
??  奚望的这些话,使孙悦的眉头皱了起来。她对奚望说:"这里扯得上什么男人和女人吗?是就是是,非就是非。小青年讲话要讲点分寸。"
时间:2019-10-06 04:22
  顾少爷很快就起身告辞了,颂莲送他到花园里,心里忽然对他充满感激之情,又不宜表露,她就停步按了按胸口,屈膝道了个万福。顾少爷说,什么时候再学箫?颂莲摇了摇头,不知道。顾少爷想了想说,看飞浦按排吧,又..
??  "那么,我们必须继承'四人帮'的传统,主张在每一个家庭,每一个头脑里都'爆发'革命吗?"我有点激动了。
时间:2019-10-06 04:18
  卓云斜脱着颂莲,你也别装糊涂了,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吵。颂莲的声音不禁尖厉起来,我知道什么?我就知道她容不得谁对我好,她把我看成什么人了?难道我还能跟她儿子有什么吗?颂莲说着眼里又沁出泪花,真无聊,真..
??  "我并不那么主张。大家都面对历史,让历史去选择每一个人,也让每一个人在历史面前作出自己的选择。每个人只能对历史和自己负责。此外,再也没有责任了。我可不看重血缘关系。想不到,你这个漂泊半生的流浪汉,倒十分看重这一点。"
时间:2019-10-06 04:16
  秋天里有很多这样的时候,窗外天色阴晦,细雨绵延不绝地落在花园里,从紫荆、石榴树的枝叶上溅起碎玉般的声音。这样的时候颂莲枯坐窗边,睬视外面晾衣绳上一块被雨淋湿的丝绢,她的心绪烦躁复杂,有的念头甚至是..
??  我的心又沉下去了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母亲看见我的白发原谅了我。"你是自作自受啊,环儿!多好的一家人,你给弄散了。去孙悦家里对她爹妈认个错吧,要不,我死也不闭眼......"说完这句话,母亲断气了。我没有去孙悦家,办好丧事就回来了。我要埋葬一切记忆。要是孙悦知道我的头发白了......
时间:2019-10-06 04:15
  两个女人面对面坐着,梅珊和颂莲。梅珊是精心打扮过的,画了眉毛,涂了嫣丽的美人牌口红,一件华贵的裘皮大衣搭在膝上;而颂莲是懒懒的刚刚起床的样子,,手指上夹着一技烟,虚着眼睛慢慢地吸。奇怪的是两个人都..
??  "吴春本来已经快把他轰走了,老何却硬是要把他留下来。还叫他和自己住在一起。"他带着埋怨的神色说。
时间:2019-10-06 04:03
  这一夜陈佐千没有回来。颂莲留神听北厢房的动静,好像什么事也没有。唯有知更鸟在石榴树上啼啭几声,留下凄清悠远的余音。颂莲睡不着了,人浮在怅然之上,悲哀之下,第二天早起来梳妆,她看见自己的脸发生了某种..
??  王胖子又把纸条塞进我手里:"算了,老赵!在人屋檐下,怎能不低头?你我心里有数。我不会说是你老赵要把我名字抠掉的。你够朋友,我感激不尽。"
时间:2019-10-06 04:02
  颂莲说你别说了真让人恶心。..
??  1966年3月,厚英被派遣到北京参加批田汉的写作班子,那时北京还是彭真领导时期。但两个月后,即调回上海,回到作家协会参加文化革命运动,从此就没有再回到写作组去。后来,写作组在徐景贤的带领下起来造反,成立了市委机关造反联络站,成为一种权力机构,后又组成上海市革委会写作组,显赫一时,那已与厚英无关的了。
时间:2019-10-06 03:56
  颂莲已经知道梅珊是怎么回事,但第二天看见陈佐千从北厢房出来时,颂莲还是迎上去问梅珊的病情;给三太太请医生了吗?陈佐千尴尬地摇摇头,他满面倦容、话也懒得说,只是抓住颂莲的手软绵绵地捏了一下。..
??  苏秀珍第二次来C城,是一九七五年秋天。她已经是县教育局副局长了。她叫自己的丈夫为"我们部长"。我问她那个"造反派部长"呢,她鄙夷地说:"下去了。这小子不是玩意儿,当时批我们老头子批得好苦!好,乱搞女人,被人家当场抓住,到干校劳动去了。不过看样子,还会给他个小官当当,新干部嘛!"我问她:"还要我弄戏票吗?"她连忙摆手:"不要不要。天天有人送戏票、请吃饭,累也累死了。"我问:"都是下放知青的家长请你吧?"她回答:"那当然。不是他们还有谁?"
时间:2019-10-06 03:52
  颂莲坐在牌桌上心不在焉,她是真的不太会打,糊里糊涂就听见他们喊和了,自摸了。她只是掏钱,慢慢地她就心疼起来,她说,我头疼,想歇一歇了。梅珊说,上桌就得打八圈,这是规矩。你恐怕是输得心疼吧,陈佐文在..
??  "老赵,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。但是,我们都应该为别人想想。我邀请你到我们乡下去玩几天。那里有山有水,有鱼有虾。还有我这个老同学的友情。今天晚上就随我走,噢?"
时间:2019-10-06 03:22
  颂莲就不明白为什么每逢阴雨就会想念床第之事。陈佐千是不会注意到天气对颂莲生理上的影响的。陈佐千只是有点招架不住的窘态。他说,年龄不饶人,我又最烦什么三鞭神油的,陈佐千抚摸颂莲粉红的微微发烫的肌肤,..
??  这样的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,要是让别人看见会怎样说呢?许恒忠真是少有的愉快,不断地给我拣菜。
时间:2019-10-06 02:52
  甚至花园里的人也听见了卓云那声可怕的尖叫,梅珊房里的人都跑过来看个究竟。..
??  其实,《人啊,人!》的出版也不顺利。上海"有关方面"听说广东要出版戴厚英的书,又是打电话,又是写信,去加以阻止,好在广东出版局领导和编辑们都很有法制观念,他们认为,戴厚英既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,而且还是大学教师,当然有出版自己着作的权利,现在出书的阻力那么大,就应该加快速度把它出版出来。所以这本书从开笔到出书,还不到一年时间,在当时的出版业中可算是高速度的了。
时间:2019-10-06 02:51
  相反,颂莲这个“新女性”却走进一个旧家庭,她几乎是自觉成为旧式婚姻的牺牲品,她的干练坚决成为她走向绝望之路的原动力。显然,苏童赋予这个女性过多的女人味,她谙熟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和勾心斗角,甚至以“..
??  奚望看到憾憾只用眼睛瞅他,意识到什么,便对我眨眨眼睛说:"我还有事呢!憾憾,你在这里多玩一会儿吧!"说罢,站起来就走了。憾憾连忙跟过去,把门锁上。
时间:2019-10-06 02:30
  梅珊说我发现你这两天脾气坏了,是不是身上来了?..
??  "那么他来追求你呢?你看他会不会来追求你?"
时间:2019-10-06 02:26
  第二天就是重阳节了,花匠把花园里的菊花盆全搬到一起去,五颜六色地搭成福、禄、寿、禧四个字,颂莲早早地起来,一个人绕着那些菊花边走边看,早晨有凉风,颂莲只穿了一件毛背心,她就抱着双肩边走边看。远远地..
热门文章
文章排行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球国称雄,蒸江团网?? sitemap

回顶部